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[登录] [免费注册]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杰哈尼

所有分类

浏览历史

© 2005-2018 最早留在我孩提记忆里的院落是无缘见面的爷爷奶奶住过的祖宅。偌大的院子里南边是一棵老杏树,东墙下紧挨东屋南边父亲种了一架葡萄。老杏树看着就很有些年岁了不知道是哪个祖辈栽下的。每年春天这棵杏树只开出稀稀落落的零星花朵高高地挂在枝头,擎在院墙上空,从外面隔着院墙看进来,很有些水墨田园画里的景象。杏树看着高大粗壮的树干,黑逡逡的树皮已经开裂了。每逢雨后一不小心,还会碰到树皮上流出的胶状物,黑乎乎地粘在手上,搓不下来洗也难洗让人很讨厌。杏树结的果子很少,最多也就十几个与它高大的模样极不相称。每到杏子变黄的时节,临下地的母亲都要对幼小的我和哥哥说不许上树摘杏我已经数好了,杏少了我能看出来啊。这句话很能唬住我们,因为树上寥寥的十几枚杏子能毫不费力地数清楚。但孩子的馋虫不是母亲几句话就能打消的,实在忍不住了喜欢爬高上低的我就爬到树上,找个稳当的树杈骑好树下的哥哥,努力伸长手臂递给我一根钩杆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